黄友德《送考的故事》

作者:黄友德1977年恢复高考,中考后,高考的考点考场都安排在县城的学校或区所在地的完中学校。
       70年至85年我在兴仁中学工作,85年至91年我在姜灶中学工作,所以每年高考都要陪送学生到金沙考试。
       在送考的过程中除了和学生同吃同住,每场考试收发学生的准考证外,还要处理一些偶发事故。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送考学校规定7月6日中午十二点考生到校集中乘包车到住宿地点,考试中途住宿地点和考场之间的路途的来回不论远近都是师生步行的,直至9号考试结束再集体包车返校。
       资料图片:1977年考生走进考场。
       1983年我在兴仁中学工作高考送考到金沙,吃住在哪个单位记不清了。
       7月7日上午语文考试结束,中午吃飯后休息时间,一学生跑来告诉我某某老师(语文教师)和某学生在吵架,女生在哭泣。
       到女生房间后我看了一下情况,说不影响各位休息,该老师和我回教师房间休息。
       回到教师房间后简要地问了他一下情况,原来是他在复习辅导作文时说,今年不会是看图作文,而上午语文考试作文题偏偏是看图写作。
       该教师到学生房间了解上午语文试卷及考试情况时,那位女生说了这件事,语言中有些责备该老师的意思,老师也针对性说了一些刺激该女同学的话。
       知道一些简要情况后我又到女生房间对该女生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劝她好好休息集中精力对付下午的考试。
       当年这位女同学录取了上海某知名大学。
       该女生进大学后写了一封信给我,信中说到高考时和老师的口角,感谢我对她的安慰和鼓励,并要我向语文老师表示歉意。
       听同学说她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
       1984年兴仁中学参加高考的学生吃住安排在县供销学校。
       7月8日晚上有少数学生腹泻,经卫生防疫站检测,是食物中毒,部分学生是轻微的,吃点药就止住了,其中有一名女生需要掛水,当晚掛了一次,第二天上午考试结束后吃了一次药,参加下午考试结束后还需要掛水。
       7月9日考试结束全体考生包车返校,汽车不可能等这位掛水考生。
       当年交通不像现今这样方便。
       我和姜毓成主任留下来等这位女生掛水结束后两人輪着用自行车把她从金沙拖回到兴仁。
       到校时已经很晚了。
       当年发榜后这位女生录取到某一中专学校学习。
       姜毓成主任已千古了。
       1985年一学生在金沙考点参加高考的第二天患了重感冒,用药后浑身出大汘把一件破旧的衬衫都湿透了,因家庭条件差没有带第二件衬衫。
       班主任谭才喜老师看到后即刻把自己穿的衬衫脱下来给这位学生穿,而谭老师就穿了该生的湿衬衫。
       高考发榜后该生录取某一高校。
       毕业后在国有企业单位工作了几年,因工作表现突出被区政府提拔到乡政府工作,最后升级到区某局担任主要领导。
       谭才喜老师巳驾鹤西去。
       1988年高考送考,姜灶中学的考生安排在县委党校用餐和住宿。
       7月7日半夜左右一女生寝室吵了起来,说有女同学看到寝室对面的屋顶上有人。
       我带了两个送考老师陪同党校的保卫同志到住宿区各处查看,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现象,更没有发现有什么人。
       猜想是考生过度紧张产生幻觉。
       我们安慰了考生并和她们讲,你们定心睡觉,由一位送考老师和我陪同党校同志一起值夜班,保证你们的安全,这样宿舍区安静下来,保证了考生第二天能精力充沛地参加考试。
       资料图片初中升高中的中考,考点一般安排在区完中学校,大约是89年我在姜灶中学工作,小海棍子街学校初中毕业生到姜灶中学考点中考,第一天考试结束后不久,接到姜灶卫生院电话说参加考试的学生翻车了,问清出事地点后我和管校长等几人赶过去,看到一辆卡车停在路边一水沟旁,几个学生浑身泥水在哭泣,送考老师急得团团转,告诉我们卡车是向学校附近工厂借的,转弯到出事地点时,站立在车厢中的学生大部分挤到一边了,车厢板锁扣松开了,旁边恰好是一水沟,十几个学生一齐滚下去。
       我们到出事地点时已有几个身上有血迹的学生送到卫生院去了,还有几个在等去卫生院,我立即赶到卫生院,打电话向教育局领导汇报了大概情况。
       局领导指示先由姜灶卫生院初检医治,等局领导到现场再安排,过了没有多时教育局王局长、于书记就到现场了,问了情况后指示所有需要治疗的学生全部送到金沙人民医院医治。
       这时通海区教育辅导组蔡校长也到了。
       局领导指示做好学生及家长的思想工作。
       管校长陪第一批受伤学生到金沙人民医院,看到张秀兰副县长等几人已在医院大门等待,且安排好医生及时救治,这样陆续有三、四批学生送到人民医院医治,幸好多数学生只是皮外伤,只有一个学生耳朵边被撕裂了。
       多数学生仍参加了第二天的考试。
       这次送考翻车事件轰动了全县,县领导和局领导都非常重视这次意外事件。
       送考中学生的安全是重中之重。
       南通人官方微信原创发布*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信息,不代表本号观点,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重大刑案!嫌疑人在逃!今起开售!戳这里关注我,了解南通生活大小事

阅读:10万+

上拉无限加载最新资讯↑

苏ICP备19005062号-7
© 2024 狼山信息网 版权所有